痛心!又发生消防队员集体牺牲事故,完善航空森林消防已刻不容缓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笔者的心情是极其悲痛的。

2019年3月31日,31名森林消防队员在扑灭四川省凉山州木里的森林大火中,因瞬间风力风向突变影响,突遇山火爆燃,不幸全部牺牲。一年后的2020年3月31日,当人们还在缅怀去年那些灭火英雄的时候,噩耗再度传来:同一天,还是四川,还是凉山州,还是森林火灾,22名扑火队员在转场集结过程中遭遇风向突变而被大火吞噬,仅三人获救,其余19人壮烈牺牲,让人扼腕痛惜!

痛心!又发生消防队员集体牺牲事故,完善航空森林消防已刻不容缓

一直以来,扑救山林火灾始终是一个世界级的难题,为了扑灭山火,世界各国都付出过大量森林消防员的生命,整支消防队被团灭的事情屡有发生。

山林火灾与普通城市建筑物火灾存在许多本质上的差异。首先山林火灾的可燃物多,燃烧时形成的火焰温度和高度高出建筑物火灾几个数量级,其火场中心温度可以高达上千度。其次山火的蔓延很多时候是非接触式的,由于温度急剧升高,相距几十米甚至上百米的树木就已经达到自燃温度,在火头没有接触的情况下就会发生燃烧,这使得山火的蔓延速度非常快,往往能达到60公里/小时以上。第三是山林地区地形复杂,大型消防设备无法展开,大部分情况只能靠人力进行扑救。第四点是山林火灾发生时,由于大量热空气上升势必引发地空较冷的空气补充,形成剧烈空气流动,所以即便是无风的天气,火灾现场也能产生较为剧烈的不规律风,造成火头不规律移动和复燃的发生。

痛心!又发生消防队员集体牺牲事故,完善航空森林消防已刻不容缓

扑灭山林火灾的方法也和建筑物消防完全不同。山林火灾的巨大火头一般无法直接喷水扑灭,只能依靠防火隔离带阻断蔓延,让其可燃物自然烧尽后熄灭。在风向地形合适的情况下,有时还需在火头前方人工点燃对头火,让两个火头对撞,并通过瞬间烧尽可燃物的方式使其减弱或熄灭。

由于地形的关系,扑救山火现在依然依靠大量地面人力作业进行,不过航空灭火已经成为森林消防的重要补充力量,发挥了巨大作用。航空器不受地形制约,可以快速将大量灭火剂投撒到火灾现场,对扑灭山林火灾的作用非常巨大。

痛心!又发生消防队员集体牺牲事故,完善航空森林消防已刻不容缓

中国的森林消防能力在世界范围内不算最好,起码也是名列前茅的。其山林消防的组织动员能力、协调能力、灭火方式和手段都相当出色,这其中航空灭火也是重要的一个环节。

现阶段中国航空森林消防能力从数量上来说已经相当可观,国内常年执行森林消防任务的航空器数量已达70余架,中等规模的山火一般都可调集5架左右的航空器参与灭火,较大的火灾调集数量可达10架以上。除了通过购买服务方式调集的民间通航公司航空器以外,专业国家级森林消防部队也装备有专用的森林消防航空器,可执行灭火和兵力投送等任务。

痛心!又发生消防队员集体牺牲事故,完善航空森林消防已刻不容缓

不过中国航空森林消防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短板。

阻燃剂使用不普及是现在中国航空消防的最大问题。中国航空森林消防现阶段的主要手段是直升机吊桶投水灭火,以及极少量使用机腹水箱的消防直升机。主要使用机型包括国产13吨级直-8/AC313直升机,俄罗斯13吨级米-17系列直升机和卡-32系列直升机,以及少量米-26重型直升机。吊桶的容量按机型不同而不同,13吨级直升机主要使用3吨水桶,而米-26的吊桶容量达到10吨左右。这类吊桶通过在水源地悬停取水,在火场上空投撒的方式进行灭火。但是对于温度高达上千度,高度数十米的火头来说,直接投水的方式,即便是10吨水桶也无异于杯水车薪,完全起不到灭火作用,往往水还没接触火头就已经被蒸发气化。所以空中投水一般并不直接投在火头上,而是投在火头前方,降低可燃物的温度,减缓蔓延的速度。

痛心!又发生消防队员集体牺牲事故,完善航空森林消防已刻不容缓

而国际上现在的做法是在火头前方未引燃的林木上先投下阻燃剂,这种阻燃剂可以有效阻止、延缓或终止火焰传播,达到阻燃作用,可以减缓火灾的蔓延,为地面调集力量开辟防火带争取时间。为了快速识别已经投放阻燃剂的地区,阻燃剂往往被染成红色。经过阻燃剂喷洒的树木,在大火烘烤下最长可以保持约一天时间不被点燃,其阻断作用相当明显。迄今为止,尚未见到报道中国航空灭火中大量使用阻燃剂,基本都只是简单的投水。这样的方式只能带来有限的阻断作用,或进行较小火点的直接扑灭,对于大型火场火头的阻断作用相当有限。

痛心!又发生消防队员集体牺牲事故,完善航空森林消防已刻不容缓

阻燃剂一般由地面专用设施提前进行配制,并由灭火飞机携带升空。对于使用吊桶方式灭火的直升机,起飞时吊桶是空的,无法携带阻燃剂升空。这里就引发了另一个问题,就是中国航空森林消防现在缺乏固定翼灭火飞机。

相比起降灵活的直升机,固定翼飞机速度快航程远,可以进行快速转场。固定翼灭火飞机国际上有两种,一种是可在水面起降的水陆两栖飞机,还有一种是只能地面起降的大型运输机。这两种飞机都使用机内水箱携带水或阻燃剂。使用时,第一轮起飞都携带地面配制好的阻燃剂,在完成第一次投放后,水陆两栖飞机可以就近寻找水源地补水,并持续往返火场进行投放。而大型运输机的运载量大,单次投放量是直升机的数倍,可以快速形成很大的覆盖面。固定翼灭火飞机是航空灭火的重要支援力量,对于地域广阔的中国来说,能发挥相当大的作用。

痛心!又发生消防队员集体牺牲事故,完善航空森林消防已刻不容缓

运用直升机的运输能力进行灭火人员的快速转移部署是现在中国航空灭火领域第三个短板。山林火灾地区地形复杂,人员地面转移很困难,耗时很长且会消耗灭火人员大量体力,如果能够将直升机的运输能力利用起来将能发挥出巨大作用。这两次大量灭火队员牺牲的事件,都是在转移集结过程中遭遇意外,如果采用空中转移的方式将会安全高效很多。对于山林地区,可以预先开辟多个预设机降场地,或者采用悬停绞车投放的方式进行兵力投送,这些都需要在平时对火灾高危地区进行提前规划,人员也应接受相应训练。

痛心!又发生消防队员集体牺牲事故,完善航空森林消防已刻不容缓

虽然航空森林灭火只能是森林消防的辅助手段,扑灭山火仍然需要依赖大规模地面力量的投入,但是完善的航空灭火体系能够为灭火提供相当大的帮助,对保护地面人员安全提供有效的技术手段。中国航空森林灭火现阶段在数量上已经形成规模,但是技术手段和运用能力仍处于初级阶段。希望中国的航空森林灭火体系从装备建设和运作流程上都能尽快完善起来,让群死群伤的事故不再发生!

最后,向那些面向大火勇敢逆行的消防队员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